贺申华:让阳澄湖大闸蟹“爬上”渝广市民餐桌
    【来源:广安市人民政府】【时间:2019-02-12 09:42:56

“我养的大闸蟹个头大、肉质鲜,一点也不比阳澄湖的差。”1月29日,在华蓥市阳和镇鸽笼山村6组,该村养蟹大户贺申华将22万只蟹苗投放进池塘内。“明年3月份,一只大闸蟹能长到半斤重,到时又能卖个好价钱。”贺申华笑着说道。

今年50岁的贺申华是华蓥市明月镇长田坎村人,初中毕业后,辍学在家务农。1989年,20岁的贺申华踏上务工征程,来到江苏苏州帮人养殖大闸蟹。

一没经验,二没技术,贺申华一切都得从头学起。撑船、洒料、种水草……这些螃蟹养殖最基础的技术,贺申华一学就是几个月。“最难忘的是螃蟹脱壳的过程。”贺申华说,螃蟹脱壳前会一动不动,他第一次见到时以为几万只螃蟹都死了,大惊失色,后来才知道这些只是螃蟹脱下的壳。“螃蟹一年要脱4次壳,每脱一次壳都要经历一次磨难,只有这样才能长大。”贺申华说,这事给他很大的启发,螃蟹尚且奋斗向前,人又岂能甘心落后?

此后,贺申华更加努力地工作。1998年,小有积蓄的贺申华在苏州太湖承包了一块50余亩的土地,自己发展起了大闸蟹养殖。第一年,由于水草种植过少,螃蟹产量低,亏损了8万多元。“水草种植多少将决定大闸蟹的生长状况。”贺申华说,水草种植过多,大闸蟹就会因缺氧而死,而水草种植过少,就会导致大闸蟹个头小、产量低。

第二年,贺申华吸取经验教训,水草种植拿捏到位,使大闸蟹的生长环境得到优化,产量大幅提高。那一年,贺申华实现纯收入30余万元。2005年,贺申华将养殖基地规模扩大到500亩,每年获利上百万元。

“江浙一带的阳澄湖大闸蟹久负盛名,但四川却很少有人专门养殖,随着消费水平日益提高,人们对大闸蟹的需求越来越旺。”2010年,从中嗅到商机的贺申华决定把在苏州打拼了20年的养殖事业搬回老家华蓥,尝试着进行大闸蟹养殖。

为了找到生态环境好、水质好、水草丰富等适合大闸蟹生长又不会给当地水资源造成污染的基地,贺申华花了两年时间考察,决定将基地建在华蓥市阳和镇鸽笼山村。

2012年,贺申华带着经商积累的资本和成熟的养殖技术、管理经验,在鸽笼山村承租了320余亩土地,建起了标准化、规模化、集约化的大闸蟹养殖基地,注册了“净湖”牌商标,并成立了拥有100余名社员的华蓥市黄金白大闸蟹养殖专业合作社。

2013年1月,该合作社投放了22万只从苏州空运过来的蟹苗。在养殖大闸蟹的同时,贺申华又投资30余万元,采购了60万尾虾苗和1.4万尾鱼苗,和大闸蟹混养在一起。

开养不久,华蓥遭遇严重的干旱,贺申华和合作社社员从早到晚战斗在抗旱一线,总算保住了这些珍贵的蟹苗。然而祸不单行,干旱过后,华蓥又接连遭遇暴雨,养殖基地的田坎被暴雨冲毁,大闸蟹全部被冲走,贺申华损失了180余万元。

然而,贺申华并没有气馁,很快便振作起来。暴雨过后,他组织社员及时抢修了损毁的田坎,并采购了一批新的蟹苗,准备“东山再起”。

“大闸蟹娇贵得很,也特别烧钱。”贺申华说,养殖基地建好后,他还专程返回苏州,购买了当地才有的水草,用于帮助大闸蟹更好地脱壳。为了使大闸蟹肉质鲜美,贺申华不喂饲料。根据多年的经验,他挑选了适合大闸蟹胃口的小麦、玉米,还购买了大量田螺用于喂食。

历经几番坎坷,合作社的大闸蟹终于可以捕捞上市了。从广安、重庆等地闻讯赶来的批发商们围满了整个池塘,在确认了大闸蟹的品质后,他们与贺申华签订了近3万斤的订购合同,并且达成了合作协议。

很快,贺申华的大闸蟹在市场上打响了名声。对于批发商来说,贺申华的大闸蟹个头大、肉质鲜美,与原产地的阳澄湖大闸蟹并无二致。“品质能够得到保障,价格又有优势,最关键的是降低了物流成本,批发商当然更倾向于我的大闸蟹。”贺申华骄傲地说,阳澄湖大闸蟹“爬上”了广安、重庆两地市民的餐桌。

通过多年的摸爬滚打,合作社已实现年收入500余万元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贺申华不忘初衷,带动乡亲共同致富。多年来,贺申华年均雇工150余人次,带动周边10余户农户发展水产养殖,实现人均增收8000余元。“下一步,我还要带动更多的人养殖大闸蟹,让阳澄湖大闸蟹‘爬上’更多人的餐桌。”贺申华说。


责任编辑:广安市商务局
上一篇:
下一篇:
贺申华:让阳澄湖大闸蟹“爬上”渝广市民餐桌
来源:广安市人民政府 发布时间:2019-02-12 09:42:56

“我养的大闸蟹个头大、肉质鲜,一点也不比阳澄湖的差。”1月29日,在华蓥市阳和镇鸽笼山村6组,该村养蟹大户贺申华将22万只蟹苗投放进池塘内。“明年3月份,一只大闸蟹能长到半斤重,到时又能卖个好价钱。”贺申华笑着说道。

今年50岁的贺申华是华蓥市明月镇长田坎村人,初中毕业后,辍学在家务农。1989年,20岁的贺申华踏上务工征程,来到江苏苏州帮人养殖大闸蟹。

一没经验,二没技术,贺申华一切都得从头学起。撑船、洒料、种水草……这些螃蟹养殖最基础的技术,贺申华一学就是几个月。“最难忘的是螃蟹脱壳的过程。”贺申华说,螃蟹脱壳前会一动不动,他第一次见到时以为几万只螃蟹都死了,大惊失色,后来才知道这些只是螃蟹脱下的壳。“螃蟹一年要脱4次壳,每脱一次壳都要经历一次磨难,只有这样才能长大。”贺申华说,这事给他很大的启发,螃蟹尚且奋斗向前,人又岂能甘心落后?

此后,贺申华更加努力地工作。1998年,小有积蓄的贺申华在苏州太湖承包了一块50余亩的土地,自己发展起了大闸蟹养殖。第一年,由于水草种植过少,螃蟹产量低,亏损了8万多元。“水草种植多少将决定大闸蟹的生长状况。”贺申华说,水草种植过多,大闸蟹就会因缺氧而死,而水草种植过少,就会导致大闸蟹个头小、产量低。

第二年,贺申华吸取经验教训,水草种植拿捏到位,使大闸蟹的生长环境得到优化,产量大幅提高。那一年,贺申华实现纯收入30余万元。2005年,贺申华将养殖基地规模扩大到500亩,每年获利上百万元。

“江浙一带的阳澄湖大闸蟹久负盛名,但四川却很少有人专门养殖,随着消费水平日益提高,人们对大闸蟹的需求越来越旺。”2010年,从中嗅到商机的贺申华决定把在苏州打拼了20年的养殖事业搬回老家华蓥,尝试着进行大闸蟹养殖。

为了找到生态环境好、水质好、水草丰富等适合大闸蟹生长又不会给当地水资源造成污染的基地,贺申华花了两年时间考察,决定将基地建在华蓥市阳和镇鸽笼山村。

2012年,贺申华带着经商积累的资本和成熟的养殖技术、管理经验,在鸽笼山村承租了320余亩土地,建起了标准化、规模化、集约化的大闸蟹养殖基地,注册了“净湖”牌商标,并成立了拥有100余名社员的华蓥市黄金白大闸蟹养殖专业合作社。

2013年1月,该合作社投放了22万只从苏州空运过来的蟹苗。在养殖大闸蟹的同时,贺申华又投资30余万元,采购了60万尾虾苗和1.4万尾鱼苗,和大闸蟹混养在一起。

开养不久,华蓥遭遇严重的干旱,贺申华和合作社社员从早到晚战斗在抗旱一线,总算保住了这些珍贵的蟹苗。然而祸不单行,干旱过后,华蓥又接连遭遇暴雨,养殖基地的田坎被暴雨冲毁,大闸蟹全部被冲走,贺申华损失了180余万元。

然而,贺申华并没有气馁,很快便振作起来。暴雨过后,他组织社员及时抢修了损毁的田坎,并采购了一批新的蟹苗,准备“东山再起”。

“大闸蟹娇贵得很,也特别烧钱。”贺申华说,养殖基地建好后,他还专程返回苏州,购买了当地才有的水草,用于帮助大闸蟹更好地脱壳。为了使大闸蟹肉质鲜美,贺申华不喂饲料。根据多年的经验,他挑选了适合大闸蟹胃口的小麦、玉米,还购买了大量田螺用于喂食。

历经几番坎坷,合作社的大闸蟹终于可以捕捞上市了。从广安、重庆等地闻讯赶来的批发商们围满了整个池塘,在确认了大闸蟹的品质后,他们与贺申华签订了近3万斤的订购合同,并且达成了合作协议。

很快,贺申华的大闸蟹在市场上打响了名声。对于批发商来说,贺申华的大闸蟹个头大、肉质鲜美,与原产地的阳澄湖大闸蟹并无二致。“品质能够得到保障,价格又有优势,最关键的是降低了物流成本,批发商当然更倾向于我的大闸蟹。”贺申华骄傲地说,阳澄湖大闸蟹“爬上”了广安、重庆两地市民的餐桌。

通过多年的摸爬滚打,合作社已实现年收入500余万元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贺申华不忘初衷,带动乡亲共同致富。多年来,贺申华年均雇工150余人次,带动周边10余户农户发展水产养殖,实现人均增收8000余元。“下一步,我还要带动更多的人养殖大闸蟹,让阳澄湖大闸蟹‘爬上’更多人的餐桌。”贺申华说。


编辑负责人:广安市商务局
广安市商务局版权所有
蜀ICP备05029570号-1